专杀菜青虫特效药 菜青虫特效杀虫剂 防治菜青虫专用农药 

概述: 防治菜青虫用什么药 菜青虫国内分布普遍,各省均有发生,尤以北方发生最重,是北方十字花蔬菜上的重要害虫。幼虫咬食寄主叶片,2龄前仅啃食叶肉,留下一层透明表皮

刷新时间:
2017-06-22 16:33:50 浏览3307次
联系电话:
18137138275
信用:4.0  隐性收费:4.0
描述:4.0  产品质量:4.0
物流:4.0  服务态度:4.0
默认4分 我要打分

防治菜青虫用什么药

     菜青虫国内分布普遍,各省均有发生,尤以北方发生最重,是北方十字花蔬菜上的重要害虫。幼虫咬食寄主叶片,2龄前仅啃食叶肉,留下一层透明表皮,3龄后蚕食叶片孔洞或缺刻,严重时叶片全部被吃光,只残留粗叶脉和叶柄,造成绝产,易引起白菜软腐病的流行。 菜青虫取食时,边取食边排出粪便污染。幼虫共5龄,3龄前多在叶背为害,3龄后转至叶面蚕食,4——5龄幼虫的取食量占整个幼虫期取食量的97%。

    菜青虫每年发生5——6代,越冬代成虫3月间出现,以5月下旬至6月份为害重,7——8月份因高温多雨,天敌增多,寄主缺乏,而导致虫口数量显著减少,到9月份虫口数量回升,形成第二次为害高峰。

    成虫白天活动,以晴天中午活动最盛,寿命2——5周。产卵对十字花科蔬菜有很强趋性,尤以厚叶类的甘蓝和花椰菜着卵量大,夏季多产于叶片背面,冬季多产在叶片正面。卵 散产,幼虫行动迟缓,不活泼,老熟后多爬至高燥不易浸水处化蛹,非越冬代则常在植株底 部叶片背面或叶柄化蛹,并吐丝将蛹体缠结于附着物上。

    品名 镖打苏云金杆菌长效型杀卵杀虫

    剂型 悬浮剂

    规格 80ml*40瓶

    镖打苏云金杆杀虫剂使用方法:本品稀释750倍,均匀喷雾。

    镖打苏云金杆杀虫剂喷药时间应在下午傍晚以前时机为宜。

    镖打苏云金杆杀虫剂杀虫活性更高,速杀性更好,用药24小时后害虫停止取食,逐步达到死亡高峰。对于防治高抗性菜青虫、小菜蛾(吊丝虫)、甜菜夜蛾、斜纹夜蛾、钻心虫有特效!此外镖打苏云金杆菌属于纯生物制剂,对作物安全环保,是有机瓜果蔬菜药材等高经济作物理想的环保型杀虫剂。

    注意事项:

1、不可与碱性农药及波尔多液、石硫合剂混用。

2、施药时要严格按照农药安全操作规范操作。

3、配药前要注意二次稀释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粤秀植保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更多产品了解登陆;www.yuexiuzhibao.com

产品咨询电话:13083818628

产品咨询qq:2147933700

联系人:杨经理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粤秀植保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[本信息来自于今日推荐网]
专杀菜青虫特效药 菜青虫特效杀虫剂 防治菜青虫专用农药评论(300字符以内)
 
你的留言深深的触动了我的内心,只有懂你的人才可能成为知己,才能体谅对方的迷茫与无奈,从而给对方更多的关心和呵护。不论是否见面,字里行间流露出的关爱与牵挂,随时给我温暖、亲切的感觉,让我时刻记住我们留言裏的每一个瞬间,让我觉得友情、快乐、幸福。
排球场地南北双方打得热火朝天,一外来观球者大喊:南方加油!南方加油!一胖妞不服,大声叫到:女方加油!女方加油!
衣服虽朴素,却穿着舒服;工作虽忙碌,却干的踏实;生活虽平淡,却过的幸福;房子虽窄小,却住的温暖;其实快乐就在于舒服、踏实、幸福、温暖。
一个人只要有梦想,生命就有了依托;一个人只有不懈地追逐着梦想,活着才觉得意义深远,趣味无穷,也才能将生命的潜能发挥到极致。
因为想起了你,这个夜晚变得美丽而忧郁。我想你,想为你点亮一盏桔色的灯,静静守候着你疲惫的归来;想为你递上一杯温热的香茗,缓缓驱散你脸上的倦容;想用我温柔纤细的手指,轻轻抚平你眼角的皱纹;想用我轻柔温情的呢喃,抚慰你驿动不安的心灵。然后静静地看着你……我祈求,祈求这一刻的宁静、永恒。
一般不顶贴的路过!
生意兴隆通四海,财源茂盛达三江。祝君青云直上,飞黄腾达,祝君事业有成,高登显位!
无论男女,心灵的洁净才是你选择生活的态度。你的品位决定你对生活的态度,你生活的层次,你在社会的地位以及人们对你的尊重与否。
为何鲜花朵朵,都与牛粪结果。苍天好生之德,让我求偶不得。
欢迎到我主页上看看。
等我有钱了,我就买一辆公交车,专门走公交专用车道,专门停在公交车站,等有人想上车了,我就说:对不起,这是私家车。
一老农进城办事。中午吃饭喝多了酒,浑身热乎乎的。
吃完饭晃晃悠悠往家走。初春的太阳照过来,他觉得大羊皮袄有些穿不住了,就脱下来搭在肩上。
不久大皮袄从肩上滑下来,绊在脚下。
他不知是什么,低头一看,心中大喜:谁的大皮袄丢在路上,正好被我捡到。
随即捡起大皮袄搭在肩上继续向家里走。不久大皮袄又从肩上滑下来,绊在脚下。
他低头一看:又一个大皮袄,我也把它捡起来吧。就捡起大皮袄又搭在肩上向家里走。
大皮袄再次从肩上滑下来,绊在脚下。他觉得奇怪:谁丢了这么多大皮袄?那也得捡起来呀。
就又捡起大皮袄搭在肩上继续走。一路上大皮袄掉下许多次。
这位老农到家后,他妻子问:“你的大皮袄呢?”
他高兴地说:“你不问倒忘了,我在回来的路上捡了好多大皮袄,不知是谁丢的。我嫌它们太重,最后一件我没捡。”
精细化学品其他重发信息